当前位置:网上洗码网站_网上现金赌博_网上真人博彩>都市小说>都市之终极狂兵
恢复默认
  •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ricks350.com/read/46203/3414593.html
    文章摘要:正文 第22章 去他妈的,喝道新电影正餐,滔滔天高听下收纳盒。

    明黄

    淡蓝

    淡绿

    红粉

    白色

    灰色

  • 14px

    18px

    20px

    24px

    30px

  • 默认黑

    红色

    蓝色

    绿色

    灰色

  • 0

    1慢

    2

    3

    4

分享到:

正文 第22章 去他妈的

书名:都市之终极狂兵  作者:大乐神  本章字数:3011 字  创建时间:2018-05-02 22:11

张日月的心情已经开始慌张了,这是别人的地盘,就算是自己有着多大的能耐,也得有着不一样的故事啊,只能让这群土匪一样的人给活剥了,那岂不是很惨。

“自己的一世英名啊,我可不能就这样白白的葬送了自己的一条性命,那不然自己感觉好可怜,在这里无依无靠的,什么都没有,反而还招来了杀身之祸。”张日月这样在那说着,心里想着怎么才可以逃出这里。

彪哥一肚子的肉,一路走过来,感觉整个地板都在颤抖,浑身感觉就像是要一个球一样,圆溜溜的,可以直接从一头滚到另外一头。

张日月咬着牙,感觉像是要将牙打碎了往肚子里咽下去,想看看这群人有些什么能耐,都时候要找个机会给之际脱身,不然自己就真的只能在这里等死了,要想要找到一个有人来救自己,那可能会是白日梦。

“小子,不要做哪些白日梦了,没有人回来救你了,在这个地方谁还敢来惹我们啊,我们就是这里的大哥,你还要找谁,况且还有谁敢在我们面前做这些了?”阿彪一副想要用绝望的话逼着张日月。

阿彪一步一步的迈进张日月的面前,张日月也开始准备防卫着,眼睛在这里到处张望着,想看看能有什么机会可以跳开这个大闸。

鲨鱼哥看见阿彪一嘴的跑火车,听得耳朵都感觉像是起茧子了,于是,连忙站在一边的鲨鱼哥,直接就走到了阿彪的旁边,就用手掌开始拍打着阿彪的头。

“啪,啪。”这个声音开始一直持续着,鲨鱼哥一点儿都没有给阿彪面子,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张日月感觉这个时候像是看见了机会一样,用着另外一种眼光开始想着自己怎么做,怎样才会逃出这里,好让自己开始远离这个牢笼。

“嗯哼,这下让我找到机会了吧,你们不是人多吗,那我就让你们自己干,只要是你们内部其矛盾了的话,谁也不起任何作用,让你们自己人干自己人,那不就可以了。”张日月这样在那里偷偷地想着,感觉就像是一个足智多谋的人,小脑瓜子聪明的很。

张日月兴高采烈的想着,嘴角开始露出了不一样的笑容,完全就是一个不一样的脸色,这根本就不是张日月原本脸上的笑容,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。

不过,现在的此时此刻就是张日月,谁都知道,站在面前的这个家伙就是张日月,谁都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故事。

“你怎么能说这么多话了,这里还有鲨鱼哥了,说这么大的话,你完全没有把鲨鱼哥放在心上啊,你是不是想要篡位。”张日月这样说着,专门用着那种怀疑的语气说着,想用那种挑拨离间的方式来对付这些家伙。

“你,你说什么话了,你休想在这里胡说八道。”阿彪用着这种霸道的语气说着,正准备开始对张日月动手。

“住手,你想干嘛,是不是真的就像他所说的那样,难道你真的有这样的想法,让他把话全部给说完,否则,你休想要在我的面前将他给弄死,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,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。”鲨鱼哥大吼着,感觉有些生气的样子,用着那种责备的脸色看着阿彪。

“你说,你继续说。”鲨鱼哥这样说着,网上洗码网站_网上现金赌博_网上真人博彩:也想要听一听张日月会说出一些什么话,会有什么话会说出来,这也是鲨鱼哥叫阿彪助手的原因。

张日月表现的一副非常淡定的样子,但是,心里早已经不能承受那种随时任人宰割的场景,只能让自己来改变这个现状,流露着满脸的故事,想要怎么才可以让鲨鱼哥相信,这样有了矛盾之后,就更加的好逃脱,也就更加的改变了他们的力量。

张日月的办法实在是太轻松了,直截了当的让这群家伙就给不攻自破,这就是张日月最原本的想法,以为这样就可以了,这样就可以改变他们的一切。

“你看啊,自从我来了以后,彪哥几乎一直在说,感觉一切主动权都在他的手上,你说这是不是有点儿想要在你的面前称老大,完全忽视了你的存在,你说这样好吗,直接活生生的把你给忽略了,这就是一个赤裸裸的想要霸占你的地位啊。”张日月这样感觉说的有头有尾的,把鲨鱼哥都有些带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。

鲨鱼哥听得在那里点点头,觉得好像是那么一回事,只不过这么多年的兄弟,一下子让张日月这一面之词肯定是不会相信的,需要有点儿实际的东西,那样才会更加的有说服力。

“你他妈说什么了,大哥,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,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,全部都是这个小子在这里胡说八道,千万不要相信这小子的胡话。”阿彪在那里说着,恨不得直接给冲过去,想把张日月这小子给好好地给揍一顿,不过全部都被鲨鱼哥给拦下来了。

阿彪肯定想把这小子给剥了,自己平白无故的就被这小子给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,全部都是诬陷,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就是那么一回事,有没有这样的想法,但是被张日月这家伙一说,完全的给颠倒黑白了。

“听他把话讲话,不要在我的面前做出这样的动作,老子看着就觉得心烦,你有没有那样的想法,你自己还不知道吗,你怕什么,我又不是那种冤枉别人的人。”鲨鱼哥这样叫着阿彪。

这时的阿彪已经开始有些胆战心惊了,觉得听着家伙的胡说八道,自己肯定会完蛋的,但是不听他说也会完蛋的,自己也就只能这样,没办法,继续听着这家伙能编些什么故事出来。

尽管自己不相信这些,但是,鲨鱼哥感觉就像是在听故事一样,在那里听得津津有味的,好像是闻着他的味来得,活生生的被张日月给吸引了,完全没有了自己当老大的觉悟。

没办法的阿彪也只能待在一侧,开始静听这张日月这小子的胡说八道,听得张日月一肚子的火,真想把这个家伙给断了他的脑袋。

“之前阿彪的情绪是不是很激动,现在一下子平静了这么多,这完全就是一个大变化啊,怎么会有这么大得变化,有想过吗?”张日月继续用着那种怀疑的语气说着,继续保持着那种神神秘秘的,开始在那说着。

“还有你看,从之前到现在,阿彪的手一直在那里摸裤兜,一直没有停下来过,根本就是一个心虚的动作嘛,这一点明明白白的,还有什么好说的了,他的眼睛一直在转,想要知道是怎么心虚的表现,就要好好地把这个事情给完完全全的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。”张日月继续说着,就像是一个侦探一样,说的比唱的还好听。

张日月说的那是一个热血沸腾,一口白沫在嘴唇的边缘,如同喝了白粥一样,嘴边上面到处都是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癫痫犯了,弄得嘴上到处都是。

阿彪看着鲨鱼哥的眼睛,完完全全的用着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,就好比是在祈求着鲨鱼哥不要相信张日月的一面之词,那样自己的小命就会不保,肯定会失去自己的性命。

“大哥,根本就不是他说的那样,你要相信我啊,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,你怎么就不相信我了,我实在是没有这样做啊,你说我们这么多年的的兄弟,你怎么就相信一个外人说的话,不相信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之情了。”阿彪感觉像是在煽情,用着苦肉计在给自己脱身。

阿彪用着这种心情,带着一点点的那种味道,开始想要把鲨鱼哥给煽动了,眼泪像是要从中而降了,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,就快要落到阿彪的身上了,这实在是有些太不可思议了。

边上所有的兄弟,都在那里用着异样的眼光看着,看着这个风扉一时的二把手也开始有着这样的下场,真的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。

“为什么会这样了?”

“哎,真的是太可怜了。”

“你说阿彪怎么会有这样的下场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故事了,这感觉就是一个和拿的转折啊,让所有人都变得那种不知道是什么眼神看着,阿彪真的是太可怜了,没想到,事情的变故会变得如此下场。”边上面的兄弟这样在那里讨论着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来说这个事情。

鲨鱼哥一看这种情形,脑袋也都快蒙了。

况且还有着这么多的兄弟都在边上,看着曾经的二把手,成为了这样有些让人感叹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眼看着阿彪在所有弟兄们的眼中一下子降到了低谷,看着不再是以前的那种面目了,也不是一起那种羡慕的眼光了,只能在这里有些委曲求全的哭着闹着,感觉就像是一个哭滴滴的小姑娘,那种脸色不知道是咋回事,看着就觉得心疼。

本文为书海小说网(http://www.bricks350.com)首发
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目录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
同好书推荐